四问全国首例英烈维护公益诉讼案!看完终于清楚了……_海内消息_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6-20 23:05

经教育,王某深入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行为,表示在今后的生活中将遵纪守法,积极弘扬正能量,悔悟自新,并在媒体上公开发表道歉信,向谢勇烈士的亲属及社会表达其真挚的歉意。检察机关鉴于其悔过态度较好,且乐意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决议不对其提起诉讼。

曾某在法庭上当庭宣读了他所写的道歉信

就在社会各界沉迷在悲伤怜悯之中时,却有极少数人发表不实甚至污蔑救火英雄谢勇的言论。5月12日,王某在其微信群中,接连发表极其言论,公然侮辱牺牲的消防英雄。5月13日,王某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日,并被处以1000元罚款。

为什么提起公益诉讼?

据先容,针对王某分布污蔑谢勇烈士言论的行为,5月15日,淮安市检察院破案审查,向王某投递诉前告知书,告诉其如不能充足意识自己行为对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检察机关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依法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淮安市检察院检察员担负公益诉讼起诉人

5月21日,经江苏省检察院同意,淮安市检察院针对曾某诬蔑烈士的行动,依据英雄烈士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提起侵略英烈名誉的民事公益诉讼。此案即成为英雄烈士保护法自今年5月1日实施以来全国首例由检察机关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淮安市政协委员、淮阴区工商联主席张强在庭后对记者说,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检察机关依据英雄烈士保护法对侵害英雄烈士名誉案提起公益诉讼,不仅在践行检察机关是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一支重要力气的重大论断,也是检察公益诉讼理论和中国特点检察轨制的重要翻新; 不仅鞭笞了恶言违法之徒,更向全社会转达了长短对错之判,明白了虚构网络和言论自在的界线。这个案件的价值不局限在一案一判,而是存在里程碑意义。

“那些曲解英雄形象、中伤英雄精力的行为理当受到国度法律的制裁。”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共创人造草坪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强众以为,淮安市检察院对损害英雄形象,毁谤英雄名誉的被告提起公益诉讼,十分及时,也无比必要,对加强国民的社会主义中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传统文明,光大中华传统美德,领导人们学习英雄,致敬英雄,传承英雄精神有着特殊主要的意义。

6月16日,在《淮安日报》要闻版明显地位登载的这篇《公开道歉书》,是江苏省淮安市检察院提起的全国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判决后,被告曾某实行生效判决断定的任务。

淮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剑斌向记者介绍,该院在履职中发明上述线索后,高度器重,该院检察长肖天奉第一时光要求关注并依法保护烈士名誉,并向江苏省检察院汇报。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专门作出批示,要求迅速介入、依法履职。在全部案件办理全过程,江苏省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积极领导,淮安市检察院自动请示,造成了检察机关高低联动、亲密配合的工作格式。

“我们应该为检察机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引导社会崇德向善的正义之举、立异之举点赞。”王强众说,英雄,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一个有愿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英雄形象,不容诋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光大中华传统美德,学习英雄、致敬英雄、传承英雄精神应该成为全社会每一个人自发的行为。

“谢勇的父母固然出具了不起诉申明,但他们并不能代表谢勇的‘所有近亲属’。”唐昕告知记者,为了征求谢勇所有近亲属的看法,办案职员又专程前往湖南衡阳谢勇的故乡,逐个找到谢勇的爷爷奶奶和弟弟等所有近亲属,当面征求他们的意见,并请每一个人在谢勇父母之前所写的声明中签字。

5月17日,淮安市检察院又对曾某线索迅速进行了立案审查,收集相关证据。在查清基本领实后,依法履行了民事公益诉讼诉前程序。就是否对曾某侵害烈士名誉的行为提起民事诉讼,该院首先当面征求了来淮安加入追悼会的谢勇父母意见,谢勇父母当时沉沦在伤痛之中,加之道路遥远,表示不提起民事诉讼,相信并支持检察机关应用专业常识提起诉讼,追究曾某的侵权责任。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视员、消防官兵代表、社区群众代表及媒体记者共50余人旁听了庭审。

5月13日,谢勇被公安部批准为烈士。5月14日,谢勇被江苏省公安厅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追记一等功。当地数千名干部干部自发前往悼念谢勇,表达对烈士的崇敬之情。

为什么仅请求判令公开道歉?

有网友认为,既然是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是否对曾某“判得太轻”?仅仅是公开道歉,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吗?

吕景胜认为,淮安市检察院提起这起公益诉讼案,起到了良好示范效应,彰显国家权利介入保护英雄烈士,加大对侵占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和法律惩罚力度。 同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彰显一种价值观,可以构成一种预警机制,不仅使公民、组织清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而且要让公民、组织知道违法是有本钱的,这对构建整体尊重英烈的社会氛围、文化气氛意义非常重大。

“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不为诉而诉,诉讼不是目的,诉前途序亦是其应有之义。” 张剑斌指出,对王某的行为,检察机关向其发出了诉前告知书,经教育,他认识到自己的毛病行为,并已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公益诉讼的目标已经实现,所以,没有必要再对其提起诉讼。

“检察机关提起英烈保护民事公益诉讼的意义太大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传授吕景胜说,英雄烈士形象展示的是国家主流价值观,保护英烈的价值对任何国家是不问可知的。英雄烈士保护法出台之后必需实施落地,【光亮网专论】陈先达:为什么要盛大留念马克思生日200周年-中青,同时要执法必严、守法必究。

当被问及双方是否接收调停时,检察官陈说了不主意和解的理由:“鉴于本案是检察机关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波及公共好处和大众感情,该案又是豪杰烈士维护法实行以来全国首例英烈掩护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通过裁决的情势从法律层面对曾某的侵权责任予以确认,能够更好地对全社会起到警示教导作用。”

5月12日,消防兵士谢勇在履行救火义务,拯救被困人民时,将自己的空气呼吸器让给向其求救的战友应用,并要求战友即时撤退。在火情庞杂、浓烟洋溢的情形下,谢勇在通过滑绳下撤过程中因浓烟熏呛坠楼,后经挽救无效牺牲。

6月12日,淮安市检察院提起的这起全国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在淮安市中级法院公开休庭审理。淮安市检察院检察官张剑斌、唐昕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依法出庭履职。

6月16日《淮安日报》要闻版刊登的《公开道歉书》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我们将增强研讨和探索,今后办理此类案件也将斟酌提出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我信任,首例的特别意义在于提出问题,推进全国其余检察院在办理案件进程中可能踊跃探索。”唐昕说。

庭审中,检察机关与被告曾某缭绕公益诉讼主体、案件基础事实、造成社会公共利益损害以及被告应该承担的责任等焦点问题,一一进行举证、质证、争辩。

“咱们的诉讼要求是请求其承担公开赔礼道歉、排除影响的民事责任,其意思重在以法律确认的方式,警示全社会尊重英烈、崇尚好汉。”张剑斌弥补道。

“侵害英烈名誉的行为所造成的公共利益的伤害,重要是社会价值观和个别公家的情绪损害,既不是物资丧失,也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精神侵害。”国家检察官学院教学邵世星认为,侵害英烈的行为挑衅的是社会价值观和民族精神,主观恶性大,影响坏,惩戒办法中应包含经济内容。因而,检察机关可摸索提出抵偿损失的请求,内容上应定位于处分性赔偿的性质,以此作为对侵权人侵害英烈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惩戒。

“今年5月12日,消防战士谢勇在淮安市恒大名都小区执行救火任务时可怜牺牲。我针对谢勇烈士救火牺牲一事在微信群中发表对其侮辱言论,伤害了谢勇烈士的名誉,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过错,现恳切地向谢勇烈士家人和社会各界表示歉意,在此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在今后的生涯中,我保障学法守法,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唐昕也坦言,曾某案是在英雄烈士保护法实施后未几产生的,作为全国首例,检察机关办案也在积极探索中。实践上说,有惩罚性赔偿或者精神损害安慰金是英烈保护的最佳措施,但考虑到目前法律并未明文规定,检察机关提起该范畴诉讼亦无惩罚性赔偿的请求权基本,且被告积极认错,烈士的近亲属亦表示不再查究,检察机关因此并未将此作为诉讼请求提出。

曾某在法庭受骗庭宣读了他所写的道歉信

为什么不主张和解?

唐昕向记者说明道,这起案件是该院在获得义士近支属的信赖跟支撑后,依法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并不是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检察机关是基于民法总则划定的承当民事义务的方法,以及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审理声誉权案件的相干司法解释、侵权责任法等,综合考量恳求法院判令被告通过媒体公然赔礼报歉、打消影响。

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厅负责人指出,英烈名誉保护是一个系统,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和一些社会集团组织都具备相应的职责,比方公安机关对王某的行政拘留,着重于对个人行为的惩戒,而民事公益诉讼,除也有一定的惩戒意义外,重在恢复被侵害的公益,重在教育和引领社会价值。

记者懂得到,针对曾某的行为,谢勇近亲属在5月18日向淮安市检察院出具的一份声明载明:“我们系谢勇烈士的近亲属,曾某近日在网上假造事实、侮辱谢勇烈士的言论,重大侵害了谢勇烈士的名誉,对曾某的侵权行为,我们作为谢勇的近亲属,声明错误曾某提起民事诉讼,我们相信并支持检察机关提起诉讼,追究曾某的侵权责任。”谢勇父母等近亲属在这份声明上签了字。

5月14日,在淮安打工的曾某针对谢勇烈士救火牺牲一事,在微信群中发表“不死是狗熊,死了就是英雄”“自己操作失误掉下来逝世了能怪谁 真不晓得军队平时是怎么练习的”等侮辱性言论,歪曲谢勇烈士勇敢就义的事实,并在他人提醒王某已被处理,对其进行劝阻时还宣称“别说拘留,坐牢我都不怕”。5月15日,公安机关以曾某涉嫌挑衅滋事罪对其刑事扣留。

在最后陈述中,检察官发表出庭意见,请求判令被告曾某通过媒体公开赔礼道歉、清除影响,并再次呐喊大家尊敬英雄、爱惜英雄。

为什么只起诉曾某?

5月1日英雄烈士保护法实施后,最高检民事行政检察厅便敏捷发出《关于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保卫英雄烈士声誉与尊严的告诉》,强调各级检察机关民事行政检察部分应严厉程序,办理典范案件。要通过办理一批典型案件,实现起诉一起、警示一片、教育和影响社会见的良好后果。

也有网友提出疑难:王某和曾某都对谢勇烈士公开侮辱,为何王某未被检察机关起诉,而曾某则相反?

淮安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处长唐昕介绍,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英雄烈士没有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提起诉讼的,检察机关依法对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吕景胜指出,因为以往公权力没有介入,导致没有违法成本,不威慑力,所以某些人有恃无恐地对英烈侮辱和亵渎,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风尚,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影响更深。

淮安消防官兵代表在旁听庭审后表现,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任何时候在任何处所都应当对本人的言行负责。感激检察机关及时参与,用实际举动表白了对谢勇烈士的怀念,谢谢所有检察人员对保护社会公正正义所作的尽力。

谢勇烈士追悼会上,数千名干部大众自发前往吊唁,抒发对烈士的崇拜之情。

“而曾某的情节比拟则更恶劣,在别人提示王某已被处置,对其进行劝阻时,曾某还声称‘别说扣押,坐牢我都不怕’,这表明了他公然挑战法律的嚣张立场。”张剑斌说,依法对曾某的侵权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是检察机关贯彻英雄烈士保护法详细的直接的举动,真正使新出台的英雄烈士保护法施展法律的指引和规制造用,教育引诱全社会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

“从看管所出来到当初,我天天都在想这个事件,我真的异常后悔侵害了英雄烈士的名誉,我觉得对不起谢勇烈士,对不起他的家人。辟谣害人害己,我当前必定遵纪遵法,多传递正能量……”庭审中,被告曾某对自己发表不实凌辱舆论深感懊悔,当庭宣读了道歉信,盼望得到谢勇烈士家人及宽大社会公众的体谅。

经合议庭合议,淮安市中级法院当庭作出判决,支持检察机关全体民事公益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被告曾某应用微信群发表带有侮辱性质的不实言论,歪曲烈士英勇牺牲的事实,对谢勇烈士的精神造成了负面影响,已经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围,形成了对烈士名誉的侵害。诋毁烈士形象是对社会公德的严峻挑战,曾某的行为侵犯了社会公共利益,根据民法总则以及英雄烈士保护法的规定,判决曾某于七日内在本市市级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赔礼道歉内容先由法院审核)。如曾某拒不履行,法院将在市级报纸上颁布判决的主要内容,相关用度由曾某承担。

“此民事公益诉讼根据法律,维护公义,顺乎民心,是检察机关担负作为之举。”5月25日,手机报码室开奖结果,淮安市委书记姚晓东专门作出批示,要求严把程序,办成高品质案件。

本篇编辑:admin